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午夜出租车

上架时间:2018-05-21

午夜出租车 已完结

午夜出租车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绛夕 分类:悬疑灵异

中秋节的头天晚上,吴春燕掉入下水道身亡,化作厉鬼。出租车司机王强深夜送她回家,不料被选作替身。喜欢的朋友,请点击追书。暗石网更新最快,每日两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年,兄弟介绍,找了份开出租车的活。每天起早贪黑,累得不行,票子还多挣不了几张。

中秋节的头天晚上,我开着车从加油站出来,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在路边招手。她很着急,我停车后,她问我去不去小河村,还说已经答应家里三岁大的女儿今晚一定会回去。

我看女人说话时泪眼汪汪的,心里一激动就答应了她。到了小河村,女人下车递给我一张红票子,说不用找了。

大家都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不好意思多收,当时马上就算了钱想给她,结果抬头看的时候,人居然就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我刚出车,妈就打电话来,说今天是中秋节,下午到乡下婆婆家吃个团圆饭。中秋节一年就一回,亲人团聚,我自然没话说。

忙了一天,过了下午六点下班高峰期后,我买了点月饼,开着出租车回乡下。

到了婆婆家,饭还没好,二表哥的女儿小茜非要拉着我陪她看动画片。当时电视上播放着新闻,我一看主持人的背景画面,瞬间就吓傻了。

这是本市电视台,报道的正是加油站的事情。新闻说,昨晚在加油站附近的下水道井盖被偷了,一个路过的女人刚好掉了下去,今天早上热心市民发现,才报了警。

救上来的时候,女人早就断了气。我睁大眼睛看了看画面特写,没错,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女的!

监控显示女人是晚上八点过落下去的,可我记得很清楚,从加油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时间上不对,难道昨晚我看见她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人了?

赶紧把女人给的红票子掏出来看,妈哟,这哪儿还是人用的钱!

难怪那女的会这么大方,我就说当时也没听见她走路的声音,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了。还好她没想害我。都说人倒霉就会看见鬼,我最近是不是走了霉运?

毕竟开着车,还是小心点为好,鬼神不可不敬,有时间找个地方去看看,驱驱邪。

这时,饭菜已经摆好了,外婆挂着围裙从厨房出来,就喊吃饭。

吃完饭,在婆婆家玩到很晚才回去。路上,妈问我是不是有心事,说刚才我一直在发抖。

我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妈,她听后很惊讶,问我刚才为什么不早说,还喊我赶紧掉头回婆婆家。

我一边照做,妈就一边打电话。回到婆婆家的时候,婆婆已经打开了院子里的铁门,让我直接把车开进去。婆婆让我今晚就住在她家,明天请一天假,到大河村去找王神婆。

我本想以后有时间了再去,但婆婆坚持说趁早!趁早!老人的看法总是对的,第二天早上,我开车去大河村,半路上方向盘就突然失灵了。无论我怎样转,都没用。出租车直接就开到了路边的菜田里。当时把我吓出一身冷汗,那个怕啊,幸亏这儿不是高速公路。

婆婆说过,王神婆也算附近几个村比较灵验的了,大家都叫她活菩萨。来找王神婆的人,无论事大事小,一律都是50,但婆婆说王神婆只会指点迷津,她是绝对不会亲自出马的。

王神婆我小时候就听说过她,不过那时候我还小,并不以为然,婆婆这么一说,我是突然就想起她来了。她有个孙子叫王健,小时候我们还一起读过书。

到了村口,因为来的人太多,车就已经开不进去了。我下车步行,走到王神婆家的巷口时,外面已经排了七八个人,我赶紧走到队伍后头。

排队一直排到下午,才轮到我。我丢了五十块钱在盒子里问:“我的事情,您能解决吗?”

王神婆坐在椅子上,腿上盖了一块黑布,我进来之前,她一直闭着眼睛,听见我说话,她眯着眼看我说:“娃儿,你这事怕不好解决,不过,你既然来找我了,我肯定会帮你。”

我皱眉问:“怎么帮?”就在这时,王神婆突然睁眼,从椅子上站起来挥手说:“后面的,都回去吧,今天不看了。”

关上门,王神婆把我带到后院,在那里,已经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直站在太阳底下晒着,即便如此,他还在浑身颤抖,看见我和王神婆走进来,他的神色才稍微好了些。

他抬头看着王神婆说:“王婆婆,春燕的事情好了吗?”

我皱了皱眉,心里觉得很奇怪。王神婆对我说:“娃儿,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他,从来没见过。”

“嗯。”王神婆点点头,“前天晚上搭你车回来的女鬼生前叫吴春燕,这个男的,就是他的丈夫周勇。”

我有点惊讶,“他,他怎么会在这儿呢?”

王神婆叹气说:“他跟吴春燕的夫妻关系并不和睦,以前吴春燕活着的时候,他经常打她,前天晚上,吴春燕死了变成鬼回来找他了。哎哟,你忘啦,就是搭你出租车回来的。”

王神婆说着,周勇哆嗦的越厉害。我看了他一眼就问:“那关我什么事,她为什么要害我呢?要不是她坐我的车,我跟她根本就不认识。”

“唉。”王神婆说:“你这个娃儿,吴春燕是横死,她肯定要找替身,你让她上了你的车,她就找你当替身,你也是,大晚上的还开什么车嘛。”

做这一行的兄弟都知道,要想票子多,就要多在路上跑。我还不是,就想多赚点。

听王神婆这么说,我心里慌了,“她怎么能这样呢,我好心好意送她,她还想整我。”

王神婆说:“现在这世道,就是这个样子,路边上一个老太太摔倒了,也没人敢去扶,人都这样,何况是鬼!再说了,这世上,哪个又平白无故该死嘛,这就是个循环,反复找替身!”

我双腿一软,哆嗦着抓住王神婆的衣袖说:“王婆婆,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对对对,还有我,我该怎么办呢,王婆婆。”周勇说。

王神婆叹了口气说:“现在看来,只有让你们结为兄弟,让孩子认你当干爹。晚上,你们再买点纸钱,寿衣到加油站去烧,到时候就看吴春燕愿不愿意看在孩子的名分上放过你们。”

说完,王神婆拿出两个护身符递给我们,让我们戴在脖子上,一年之内都不能取下来。

看来,我真是倒了血霉,起好心还遇上这档子事。算了,算了,遇都遇到了,哎呀……

就这样,我和打老婆的男人周勇结为了异姓兄弟,他大我一岁,我叫他周哥。

晚上,买了纸钱、寿衣,在去加油站之前,我还特别问了问周哥,孩子喜欢什么玩具。

买了一个遥控汽车放在车上,这也算是我送给孩子的第一件礼物吧,无论怎样,我总是她干爹。其实,我在心里也希望,吴春燕看见这个遥控汽车,想着孩子就别乱来了。

到了加油站门口,我把车停在路边,拿出纸钱和寿衣。周哥递了根烟给我,“兄弟,真是对不起了,把你也牵连进来。”

我掏出打火机点了烟,“算了,哎呀,事情都到了这一步,烧纸,烧纸。”随后,嘴里叼着烟,我和周哥开始烧纸。

一边烧纸,我一边问他,“周哥,在哪儿发财啊?”周哥摇了摇头,“唉,无业游民。”

后来,我从谈话中得知,周哥以前是在家具厂上班,下岗后,还在村里帮人守过几天鱼塘。

吴春燕那三岁的女儿今天下午我看到过,挺可怜的,三岁了玩具都没几个。我心念一动,在回去的路上给周哥提议,问他会不会开车,要是会,可以把他整到出租车公司来。

我兄弟就在出租车公司,关系还挺铁。只要周哥点头答应,明天上午办个手续,就可以开始上班。周哥一直摇头,可能是信不过我。

我皱眉劝他说,周哥,孩子都三岁了,以后还要读书,买这样买那样的,少不了用钱。

我一句话说到他心里了,到下车的时候,他总算点头答应了。可能觉得尴尬,他下车的动作很快,一个男人混成这样,是有点难堪。

我赶紧摇下车窗喊他,笑着递给他一支烟说:“周哥,别忙的,抽支烟把玩具给我干女儿带回去。”吐了口烟圈,他眼里含着泪光看我,“兄弟,让你破费了。”

“哎呀,说那些,等你赚钱了请我喝酒就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