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唯愿与君长相依

上架时间:2018-05-18

唯愿与君长相依 已完结

唯愿与君长相依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渭城 分类:穿越架空

作为天启的长公主,傅青词从来都知道自己所要背负的责任。多年前的一场大火,不只燃尽了关于母后的所有,也烧光了她纯真快乐的童年。从此,父皇的身体越发病弱,而作为太子的弟弟却年幼无知。一面是国亲王权倾朝野的压迫,一面是独自支撑势单力薄的孤独,但她是长公主,从来都没有退路。 面对政敌之子多年如一日的倾慕,傅青词一直在感情与利益之间挣扎,理智告诉她应该答应,可是情感上她却从未感觉到开心。她以为她这一生不会再有爱情,直到岳孤名的出现,才让她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部寄挂在对方身上。 可是,当他们抛却地位,阶级,立场等重重阻碍砥砺前行的时候,命运却又伸出了恶作剧的触手,与他们开了个玩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昏黄,乌云低沉,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步履匆匆的向家赶去。平日里吆喝的卖力起劲的小贩门,也快速的收拾自己的货物,似乎生怕慢了一分就被淋成落汤鸡一般。风更急了,刮得货物横七竖八散落在地,刮的人有些睁不开眼睛,眼看着一场大雨,即将倾盆而下。

正在此时,街边收拾布匹的李二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旁边的妻子看到,赶紧推了他一把:“发什么呆呢,快点收啊,马上就要下雨了,你想让这些布变成一堆废料吗?”

李二不答她话,仍旧呆呆站在原地没有做声,脸上露出惊色。她的妻子不明所以,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这一看,同样定在了原地。只见街角处,几个手持钢刀的护卫紧紧护在一名年轻女子身边,女子怀中躺着一个小男孩,身上似乎有鲜红的血迹,在这风雨欲来的天气里,平添了一股紧张的肃杀感。

市井小民极少见到此等阵仗,况这世道混乱,料想也是江湖仇杀或他们无法了解的上层争斗,一个不小心便会受到牵连,到时候成了刀下亡魂,那可太冤了。李二的妻子一个激灵,赶紧推醒了还在发呆的丈夫,李二也回过神来,马上转头对妻子小声道:“快点收”。妻子点头会意,夫妻两个不敢再看,快速收拾了一干物件,然后忙忙离开了。

傅青词抱着弟弟,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脸色,心中止不住的惶恐担忧,又看看身边仅剩的几个护卫,一阵绝望感袭上心头,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他们的行程明明是保密的,没有几个人知道,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可是此时此刻,已经容不得她再多想。

“公主”,站在旁边的一个头领模样的护卫眉头紧皱,满脸忧色:“此地不宜久留,那些烟雾弹根本当不了多久,后面的杀手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傅青词抬头看着说话的护卫,眼中透出意一丝绝望,半晌不语。忽然,她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声音严正道:“姜护卫。”

“属下在”,护卫首领连忙答道。

傅青词将男孩外衣脱下,伸手从旁边拿出一个破旧的木偶,一边将男孩外衣套在上面,一边指着旁边僻静的狭窄小巷说道:“你带上两个人,护着太子从那边小巷逃走,我的目标看起来明显,从这边跑过去将那些追杀的人引开。”

此话一出,护卫头领顿时脸色大变:“公主不可,殿下带着太子先走,末将就算拼死,也会为殿下争得逃走的时间。”

“你可以吗?”傅青词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似乎看穿了他的无能为力,“如果能挡得住他们,我们也不至于到此等地步。”

护卫头领依旧犹豫:“可是,殿下您怎么办。”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傅青词说罢,不再与他争论,低头看了看依旧处于昏迷中的男孩,坚定到:“本宫命令你,马上带着太子从小巷离开。”

护卫首领面色愧疚,心中挣扎不已,但情况紧急,他一时又无计可施,最后只得低头领命道:“是。”随后,他接过太子,对旁边的连个护卫道:“你们两个,跟我走。”说着不再迟疑,一纵身朝小巷急奔而去。

此时,大雨终于从天空砸落,冰冷的雨滴打在傅青词脸上,刺骨的凉意。她用手背抹了下眼前的雨珠,抱起木偶,当先向主街另一边跑去,几个护卫立即紧紧跟随,不需回头,他们已经感觉到来自身后的,比雨水更加冰冷的杀意。在他们身后,一群黑衣蒙面的杀手正悄无声息的,越逼越近。

傅青词只是奔跑,一直奔跑,她知道只要她再多跑出一段路,离太子就会更远,他也会更加安全。如今权臣当道,皇帝精力已经大不如前,很多地方照顾不到,因上层斗争导致内耗不断,国力已经日渐凋敝,太子乃国之储君,更是她的亲弟弟,哪怕拼上性命,傅青词也必须要保住他。

前方道路越发偏僻,已经逐渐脱离了城区,来到郊外。她这般拼命狂奔,竟也一时未被蒙面的黑衣人追上,只是尽管如此,她也心中明白,不出半刻钟他们就会被包围。

“分开跑”,眼看前方出现草木山林,傅青词命令下属分开逃走,这样即可缩小目标,也便于隐藏,如果一起跑,他们一个都不会跑掉。几个护卫听了她的话,齐声应诺,立刻分散而逃。但他们都尽量多的吸引黑衣人,为公主制造逃跑的时机。

越往前,草丛越茂盛,傅青词急于寻找隐蔽之地,于是向更深处急奔过去。她只顾闷头往前跑,却不料脚下忽的一个踉跄,人便重重向后仰面倒去,身不由己的向未知深处滚了下去。原来,因着这一处草丛遮掩,她一时未能辨清前路,这里又有一个不小的陡坡,雨天路滑,她一个不慎,竟一脚踏空直接滚了下去。

也不知这样滚了多久,傅青词在一阵天旋地转中停在了湿冷的草地上。她的头脑一片混沌,躺在地上清醒了好一会儿,直到脑中眩晕的感觉渐渐消退,才从地上爬起。她向周围仔细看了看,确认并没有什么人追上来,这才觉得总算暂时逃过了一劫。但她不敢大意,需得尽快离开这里,身处这样的陌生之地,她一面要防备黑衣人的搜捕,同时也要想办法找到出去的路。

突然,傅青词感到后颈处有一种不同于雨水的冰冷,透着锋芒的锐意。她身体一僵,慢慢转过身,只见一个黑衣男子站在身后,他戴着半面白玉面具,一双黝黑的眼睛如同深不见底的潭水,没有半点情绪,就那样淡淡的看着她,而他手中的剑,正搭在她脖颈上。

还是没能逃过,傅青词不由得任命般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重新镇定心神,冷冷道:“既然被你抓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这个人也不会回答她,更不会放过她,因为杀手只管杀人,不问是非。

可然而,黑衣男子却并未马上动手,他只是沉默着伸出一只手,在傅青词眼前摊开。傅青词觉得奇怪,低头看去,只见他掌中静静躺着一块通体翠绿的玉佩,周身莹润光洁,一看便知不是凡品,上面刻了一个字:词。

对于这个,傅青词再熟悉不过了,不需仔细看,她还知道这块玉佩的背面雕有龙纹祥云的图案,因为,这是她的随身玉佩。

“这是你的吗?”男子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他声音平淡,没什么起伏,也没有情绪。大雨不停的落下,发出刷刷的声响,但他不大的声音,在满天雨声中,却清晰可闻。

尽管已经确认,傅青词还是下意识的低头向自己腰间看去,意料之中的,那里已经变得空空如也,大概是她滚下山坡时掉落,然后又被黑衣男子捡到,于是点头道:“是。”

“是你从小就佩戴的吗?”男子竟然再次问了一句。

傅青词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什么,看着语气平静的黑衣男子,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黑衣男子明明知道这里没有别人,那么除了是她掉落的,不会有其他人。而且那玉佩一看便知出自权贵之家,她又是他们的追杀目标,他不会不知道她的身份吧,既知道,那便是明知故问,他为什么明知故问呢?

虽然满是不解,傅青词还是答道:“天启每个新生的皇子公主都会有一个随身玉佩,区别只在于上面的刻字不同,你既追杀本宫,不会不知本宫的身份,有什么问题吗?”

这话一说完傅青词忽然发现,黑衣男子眼中似乎闪过一抹极其复杂的情绪,而他周身原本肃杀的气场似乎也正在慢慢改变。傅青词心下以后,便要开口去问。

“怎”,她刚一开口,男子却突然靠了过来,傅青词吓了一跳,急忙向后躲闪,男子却凑近她耳边,低声道:“别说话”。说着快速搂过她的腰,纵身跃到了旁边一颗高大茂密的树上,并用手捂住了她的口。与此同时,傅青词看到不远处有两个黑衣人,正向这边搜寻而来,她突然明白了他刚刚的反常举动。

背后一丝若有若无的温热淡淡传来,傅青词感到自己的心脏砰砰乱跳,虽然脑中闪过诸多疑问,但她直觉被这个人一人抓到,总好过被他的同伙一起抓到要好,而且看这个人的表现,或许自己还有转机也未可知。

所以,即便被捂住了口鼻,她傅青词还是不由得摒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直到那几个人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男子才松开捂在她口上的手,带着她落到树下。二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男子站在空地上向四周望了望,看样子是在寻找避雨的地方。他们一起寻了一段路,终于在一片茂密的草丛中找到一个隐在偏僻处的狭小山洞。

不大的山洞中,男子名正拨弄着面前的火堆,傅青词浑身湿透,曲膝坐在地上,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虽极力控制,但身体还是因为寒冷而微微发抖。被雨水打湿的墨发紧紧贴在她白皙的脸上,看上去有几分柔弱,向来她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金枝玉叶,还从未受过这样的苦。

男子看她一眼,又转头看向烧的正旺的火堆,过了一会儿,低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抓你的,天亮以后我就放你走。”

傅青词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道:“你,真的要放本宫离开?”

“嗯”。只有一个字的简短回答,再无其他。为什么?傅青词很想这么问,但看他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她微微动了动唇,却没有开口。

她是心存疑惑的,这个黑衣人的行为可疑,她自小在皇宫中长大,见过太多权谋算计,即便不愿把人心想的如何阴险,但也不会单纯到以为一个追杀她的陌生人会突然善心大发的放过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们并不相识,他这样做一定另有目的。不过既然他不说,那她就以静制动,静观其变,等时候到了,自然会知道他正真的目的。

此时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男子走到洞口背过身去让傅青词将湿透的衣服烤干,又拿出些干粮和水给她。傅青词背靠山壁坐着,看到岳孤名就在她旁边不远处盘膝而坐,双目微闭。起初她还有些紧张,瞪着眼睛戒备着,但她今天实在太累了,迷迷糊糊中,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