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嫡女不出嫁

上架时间:2018-02-11

嫡女不出嫁 已完结

嫡女不出嫁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清风依旧0111 分类:穿越架空

绝世神偷穿越成了洛家十八岁未嫁的废物嫡女,然而,强者的世界从来没有屈服。 即使天颜被毁,修为被废,依然藏不住她一身的惊世绝艳。 他是一国之主,帝位与他唾手可夺,他却甘愿为臣。 他下旨娶她,娶的不过是她的身份而已。 若当她得知,毁了她一切的人正是他,又该如何取舍? 她曾口出狂言:男人于我而言,喜欢,夺了;不喜欢,弃了! 他以行动证明,他,不是她想弃就能弃了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真心是偷不到的

云狂:你能偷尽全天下的珍宝,却偷不到一颗真心待你的心!

轻挽:偷?太抬举他了!看上了,抢了;看不上,弃了。

————

当今上流社会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防海盗不如防‘轻狂’。

若是她们看上眼的东西,决计不会在你手上超过二十四小时。

这……绝对不是一个神话。

所以有人将一场涉及金额超过百亿的拍卖会设定在海上举行。

幸运的是,直至拍卖会结束,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今夜揽入大半拍卖品的得主是Y国商业巨头,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该国特工组组长。

走进卧室,男子的双眸划过一束惊雷。

卫生间门口站着一名少女,帅气的短发湿漉漉地贴在耳际,别有一份风情。

说实话,这个女孩……暂且称之为女人。

这个女人的五官很一般,也许是她还没长开。

这都让她对男人的杀伤力减到了最低。

但是,她的双眼却如两个漩涡,吸引着对方想要探索更多。

“你是谁?”

“云狂。”

“噢。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女人,今夜你是我的!”单凭她身上狂妄不羁的气息,他就早该猜到,今夜会是一个精彩的夜晚。

但是,他猜到了开始,却猜不到结局。

窗外暗沉的天色被乌云笼罩,若是能在海上看繁星,绝对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

然而,他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错了,今夜……你是我们的!”红唇亲启,媚惑的嗓音如同在海上清唱的人鱼,无须刻意,就足以让世上所有的男人为其迷惑。

“我们?”男子僵硬地转过脸去,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迷人的女子,傲人的曲线、妩媚的身姿,致使眼前的男人不知死活有了感觉。

天使般的容貌,迷人的身材,她就是‘轻狂’二人组的其中之一,轻挽。

“狂,你说过,会帮我惩治渣男的。”软软语气伴随着娇嗔,她的存在如火一样,使在场唯一的男人面部通红。

“你的手是装饰?”

“人家不想把这双美美哒手弄脏嘛。”

“……”

对于两人在他面前毫无顾忌的情形,男人终于忍不住想要表明自己的存在。

“若是两位都不想动手,我愿意竭诚为两位美女服务。”不怀好意的笑在他嘴边划开,除了底裤,此刻的他已经将自己剥了个光,跪在地上,神情猥琐得爬去……

外面全都是他的人,他没任何理由需要胆怯,今夜过后,他的名字将替代这一对神话。

“老规矩,谁输了,谁做观众。”

“没意见。”

男子呆愣地看着她们,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轻狂’竟然在他面前玩起了剪刀石头布!

这般‘惊秫’的画面,他保证将终生难忘。

“咯咯。我输了,狂,动手吧!”轻挽嬉笑着走出了门外,她可不想看到一座冰雕。

沙发上的女子缓缓抬起了头,眸中的清澈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恶魔般的冰冷。

滴落在地板上的水珠发出奇怪的声响,在瞬间腐蚀了厚厚的地板,并无限扩大。

船上的一切在男人惊恐的目光中,逐渐沉没。

……

倾城醉尘梦。

这不是一句诗,而是一间……青-楼。

当轻挽逐渐恢复意识时,耳边的嘈杂让她头痛欲裂。

该死的,船上的狂欢难道还没有结束?

“狂。好烦,让他们通通闭嘴可好?”笼子内的少女发出一声呓语,全场宾客顿时雅雀无声。

这是怎样一种声音?

似吟唱、似撒娇,没有半点做作,却能让全场的男子为之着迷。

“这下好了,我再睡会,等那矮胖子回房间了再叫醒我。”笼子内的女子侧了侧身,继续睡去。

微暗的灯光印出她的脸庞,如墨般的黑色长发盖住了一侧,未施粉黛的素颜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可爱的娃娃脸上镶嵌着一对略浅的小酒窝。

整张脸竟然如同芭比娃娃般精致。

唯一的遗憾是看不到她的眼睛……

薄纱无法遮挡她身上的曲线,蜷缩的姿势将美好身材愈加展现了出来。

在场的男子无一例外都憋紧气息,随着那道时起时伏的风景,一同步入窒息的殿堂。

直至,台上站着的女人再次开口,才总算是救了他们一命。

“这是本场的压轴绝品,收起你们眼中的那些贪婪,有本事拿银子出来说话!”身材丰腴,浓妆艳抹,她就是倾城醉尘梦的老-鸨,也是这儿的老板娘。

“金妈妈,我出一百两!”

“你当是打发叫花子呢!告诉你,这可是朵未开过的花苞,你现在不出点‘血’,怎么让她晚上替你‘流血’呢!”金妈妈说起带颜色的话来,顺嘴得很,不仅点燃了场下的气愤,更让许多人内心澎湃。

“谁告诉你们姑奶奶是雏儿?后宫美男没有三千也有八百,这样的女人可能是雏儿?”

全场哗然,这声音……

楼上雅间,纱幔轻舞,人影若现。

对弈的两人齐齐放下手中的棋子,目光落在台上。

“谁!谁在说话?”金妈妈撸着袖子似要找人算账,眼看着几百两银子就要到手,竟然敢搅她的局!

也不打听打听,她金如花在这沧海国是个什么角色!

“这儿,在这儿呢,你后面。”轻挽双腿盘起坐在笼内,这个姿势正好遮住了胸前的风景。

众人讨论价格的时候,她已经醒了。

睁开眼睛的瞬间,她以为自己身处某个富二代的化妆舞会。

待回想了之前发生的事,才接受这个现实,她很荣幸地穿越了。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又是云狂那丫头使用意念过度。

原本只需冰冻一个人,她却冰冻了一艘船,牛叉!

幸好,自己没事,这说明她更不会有事。

因为,她和水,本就是一体。

“绿姬,如果不想遭受皮肉之苦,就乖乖在里面呆着,妈妈我自会为你选一个良人,包你衣食无忧。”

“你是在跟我说话?”轻挽伸出指尖指着自己的鼻子,四下看了一眼,问道。

“除了你还有谁!”

“本姑娘大名轻挽,小名挽轻,别号挽若轻扬,字轻狂,这么多名字唯独没有什么绿姬,所以……我以为你在对别人说话。”

“……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