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天价萌宝傻爹地

上架时间:2018-09-21

天价萌宝傻爹地 已完结

天价萌宝傻爹地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沐七 分类:总裁豪门

和前夫离婚后,顾晓舒居然生下了萌宝。大家都以为孩子是前夫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前夫出轨的同时,她也出轨了……不过,她真的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啊!还有,那个凌少,能不能不要总是用仇视的目光看着她?纠缠他也是生活所迫好不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月前顾晓舒因着顾家财政危机嫁给陆牧,两个月过去,她和陆牧的感情依旧没有一点进展。

不,不止没有进展,连陌生人都算不上,毕竟没有谁会对陌生人冷着脸,不时还丢几句难听话。

要不是为了报答养父母的养育之恩,顾晓舒早就甩手走人了。

陆牧是陆氏企业的总裁,平时总是西装革履不苟言笑,最近却穿的越发的时尚,甚至还喷了香水。

“好的宝贝,在停车场见,来,亲一个。”陆牧也不知道和谁接电话,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看着前一秒还对自己横眉冷目,下一秒就如沐春风接电话的陆牧,顾晓舒突然觉得自己肯定头顶青青草原了。

既然陆牧从始至终都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陆牧,这段婚姻还有什么继续的必要?

要不要去抓奸?这是顾晓舒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想到自己的养母耳提面命的要她好好呆在陆家,她就退缩了。

可看着陆牧满面春风的离开,顾晓舒的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她缩着肩膀爬上楼去,看到婆婆白玉珠的卧室门开着一条缝,下意识的走过去打算给她关好。

这个家,白玉珠是唯一没有为难顾晓舒的人。陆家现在的一切,几乎是完全靠白玉珠一个人打拼出来的,所以顾晓舒也特别崇拜白玉珠,总想着将来也成为和她一样的女强人。

顾晓舒才靠近卧室,里面就传来小姑子陆雨的声音:“……那就快点把她赶出去,我看着她就恶心!就那样的小野种,凭什么当哥哥的老婆!”

小野种、哥哥的老婆两个词,成功的把顾晓舒定在了原地。

“傻女儿,她身后是顾家,哪能那么随便就把她打发了,要想赶她走,还得从长计议。”对比陆雨的急躁,白玉珠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从容淡定。

白玉珠也算是南城的商业神话,毕竟游走在商场的大多数都是男人,而白玉珠竟然也能在商场争得一席之地,一身从容的气度不是任何人能学得来的。她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魄力,一度让顾晓舒崇拜不已。

可这一刻,她居然用着商场上那一套,计划着如何把顾晓舒赶出家门。

“她和哥哥都结婚两个月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连个蛋都不会下的女人留着干什么?”陆雨尖利的声音从狭小的门缝里钻出来,直接窜进了顾晓舒的耳朵里。

下蛋?我下你二大爷的蛋!

顾晓舒要不是还想继续听听她们说什么,估计已经闯进去和陆雨理论了。

别人不知道,她们母女两还不知道吗?从顾晓舒嫁入陆家的那天起,陆牧就没给过顾晓舒好脸色,更别提上床了。她要真是怀孕了,那还不得被扫地出门?

“我有个好计划。”白玉珠说。

顾晓舒提着耳朵凑过去听,偏偏白玉珠压低了声音,只能隐约听到下药和顾晓舒出轨之类的零星词语。

“好!”陆雨的声音里全是兴奋,“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她早一天滚出去,我和哥哥就早一天开心!”

“快了。”白玉珠的声音慢吞吞的传来。

听着里面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的传来,顾晓舒赶紧躲到了白玉珠门口一人高是古董大花瓶背后。

原本那花瓶也是藏不住顾晓舒的,可陆雨满脑子都是怎么把顾晓舒赶出去的事情,兴奋的难以自已,哪还能看到顾晓舒其实就在门口。

等陆雨走了,顾晓舒回到房间把刚才听到的事情都整理了一遍,虽然没听全,但白玉珠的意思估摸是给顾晓舒下药,然后以她婚内出轨为由赶出去。

明明出轨的人是陆牧好不好!

顾晓舒想了想,决定先下手为强。

隔天一大早,顾晓舒和白玉珠说想家,要回去几天,白玉珠同意了。

顾晓舒离开陆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冲到商场买了数码相机,又买了个口罩,这才蛰伏在陆家门外。

果然,和平时一样,下午六点多的时候,陆牧开着他那骚包的兰博基尼出门了。

顾晓舒打了辆出租车跟在陆牧车子后面,发现车子开进了陆家别墅附近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

顾晓舒付完车费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停车场,停车场的保安估计觉得她不像个坏人,也没阻止。

到了监控死角,顾晓舒掏出口罩戴上,正准备开始寻找陆牧身影的时候,耳朵里就传来了几声女人的娇吟:“哦……不要……”

加上规律有节奏的啪啪声,顾晓舒不用猜也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顾晓舒顺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差点没跳脚!

只见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被陆牧压在兰博基尼的车头上奋力的冲刺,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挺整齐的。只有女人的裙子被撸到了腰间,大张的双腿表明他们此刻正在负距离接触。

“靠!”顾晓舒无声的咒了一声,掏出数码相机对着两人一阵狂拍,又不怕死的掏出手机录了个视频。

来之前顾晓舒以为顶多拍到几张两人接吻的照片,怎么都没想到这两人居然饥渴到这种程度。

对比两人的热火朝天,顾晓舒纠结的要死。那女人一头大波浪卷发,因着陆牧的狂ye动作,头发全甩在脸上,怎么拍都拍不到清楚的相貌。

“陆牧……啊……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会……会有人看到……啊……”女人嘴里虽然这么说,抱着陆牧脖子的手一点也没松开。

陆牧依旧奋力的冲刺着,说:“放心,我来之前就问过了,这里的车流量很少,几乎不会有人来。”

没有人来就可以那么肆无忌惮了?不知道停车场都有摄像头的?

顾晓舒下意识的把视线落到摄像头上。

“靠!”这次她没忍住骂出声。

亏她还缩在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里,那摄像头压根就没开,按在那里就是个摆设!

“谁?”陆牧原本激烈的动作瞬间停下,眼神锋利的看向顾晓舒这边。

看到陆牧已经抽身,开始整理女人身上的衣服,顾晓舒欲哭无泪。

她怎么就那么蠢呢?

她一点一点朝后缩,一只大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

“唔……”她挣扎了两下,压根没用。

下一秒,她就被人拖上了一辆面包车。

身后的人身上有一股子血腥味,加上浓重的呼吸声,顾晓舒下意识的觉得自己遇到变态杀人魔了。

“别动!”男人低喝了一声,声音倒是挺好听的。

陆牧这时已经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咚!咚!咚!”顾晓舒的心脏越跳越猛,她觉得她的心跳声估计连车子外面的陆牧都能听见了。

就在陆牧快走到面包车前面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传来。

陆牧愣了一下接通,语气很不耐烦的回了几句,转身就带着女人离开了停车场。

看着他们走了,顾晓舒悬着的心才落下。

下一秒又僵住了,刚才只顾着观察陆牧和女人,她居然忘记了自己这会还被人抓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