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

上架时间:2019-05-17

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 已完结

娘子有喜:夫君,求不约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淮鹤公子 分类:穿越架空

上一世,她错付真心,赔上自己的感情,还拉上整个家族陪葬。 这一世,看她如何翻云覆雨,报复负心汉和白莲花,助那个甘心为她的男人坐上皇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飞燕掠过冷宫的檐角,履下小径已生了滑脚的青苔,两侧丛生的杂草可见落寞,朱墙碧瓦已染上灰尘,锁住了万丈的悲苦。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沈澜音拍着门,原本保养良好的五指被木门上的刺扎得鲜血淋漓,她几乎崩溃地喊着,“不是我做的!我要见陛下!我要见沈诗音!”

“嘎吱——”

被铁索锁住的殿门总算打开,沈澜音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还未说话,当面便是一个巴掌迎来。

“娘娘的名讳,也是你配叫的么?”

只见得一个婢女趾高气昂地站在她面前,身后是个着富贵锦绣团花宫装的妃子,头上插了数支珠玉簪,最显眼的却还是那支代表皇后身份的九尾凤钗。

“妹妹。”沈澜音见庶妹进来,顾不得那个婢女,便忙强撑着站起身来,上前去拉住她,解释道,“不是我做的……不是我!”

她一时间竟也不知应该从何解释起,只哀求一般抓着沈诗音的手臂,试图叫她相信自己。

她住在冷宫倒也没什么,可如今她的孩子眼见着就要降生,冷宫之中如何能养育一个孩子呢?

沈诗音面上笑吟吟地,带着十足的愉悦,却是毫不客气地抬起脚,直直踹在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才道:“平白脏了我的衣裳。”

她这一脚半点力气都没有留,直叫沈澜音在地上滚了数圈,抱着肚子说不出话来,眼中满是痛苦。

她向来知道这个庶妹不安好心的,否则也不会插到她夫妇之间,还夺了皇帝的宠爱,只是到底血脉相连,竟是没想到有人可以狠心到这个地步。

沈诗音见着她发髻凌乱,仿佛是落进了尘埃里的狼狈样子,只觉得心中快意。

她平生最恨便是这嫡姐,分明愚钝不堪,却总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最好的,叫她如何能平?

沈诗音眼中带着几分厌恶与张狂,向前几步到她身边,面上仍是笑,居高临下道:“我自然知道不是你,不仅我知道,陛下也知道。”

“大皇子安好着,你这做姨母的不必担忧。”她嘻嘻笑着,半点没有避着人的意思,“到底是我的儿子,怎么舍得呢?”

“你们!”沈澜音叫她话里的意思震得怔愣住了,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

皇帝当年也不过是个宫女生下的皇子,不受宠也不曾多么出彩。

若不是她拼着与皇后姑妈翻脸,硬生生凭借着母家将他扶上皇位,他如今也不过是个郡王罢了。

却不曾想到,他竟是如此绝情。

“什么你你我我的。”沈诗音瞥了她一眼,忽地沉下脸,从身后抽出一张明黄色的圣旨,扬声道:“罪人沈澜音接旨!”

沈澜音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两个力气大的嬷嬷按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只觉腹部疼痛,面色顿时煞白。

沈诗音却半点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只直直读道:“……罪妇沈氏,无德无行,妒忌宫妃,残害皇嗣,不堪为国母,今废为庶人,不入皇陵。腹中灾星,冲撞朕之长子,危害国祚,特赐一死。钦此。”

废后,杀子。

两道旨意下来,直压得沈澜音头晕目眩,心中大乱,忍不住泪流满面,只喊道:“不可能!这也是陛下的孩子啊!”

他怎么会这么狠心!

“白纸黑字,陛下御印,姐姐莫要疯魔了。”沈诗音蹲下身去,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况……这也不是陛下的孩子,不过是一个孽种罢了。”

“什么?”沈澜音心中一惊,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便听得沈诗音特地压低了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道:“那夜的男人可不是陛下,而是……”

是他!

想到那个男人,沈澜音只觉得喉头一甜。

怎么会……

沈诗音却是没打算理会她,只直直站起身,面上带着几分阴毒的笑容,道:“钦天监的人说了,姐姐腹中乃是灾星降世,唯有生焚了,才可解灾。能为我的大皇子续命,也算是这孩子的荣光了。”

“你敢!”沈澜音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之中已充满了恨意,她往后退了两步,几乎是嘶吼着道。

“这是圣旨。”沈诗音挑了挑眉,见着她歇斯底里的模样只觉得快慰,又轻飘飘地添了一句,“陛下说了,宜早不宜迟,两月太长,只好委屈姐姐——剖、腹、取、子。”

沈澜音发了一身冷汗,一时间只觉得面前是条充满了恶意的毒蛇,咬了咬牙,转身便跑。

她决不能让她的孩子就此死在这群贱人手中!

只是她到底身怀六甲,行动不便,还未走出几步便被人按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内监手中提着刀朝她走来,闭了闭眼睛,只觉得满心绝望,高声叫道:“沈诗音,你就不怕报应吗!”

沈诗音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朝那两个内监厉声道:“还不快些!”

内监们哪里敢违背她?只赶忙加快了步伐,朝被压住的沈澜音围了过去。

“滚!滚开啊!”刀刃很快便落在沈澜音的肚皮上,血液顺着刀尖流出,强烈的痛感令她忍不住尖叫出声,指甲折断在肉里且不自知,只不停地挣扎着,试图护住自己的肚子。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

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肚子里被取出来,紧接着便是一声微弱的哭声,便隐隐约约听得一个嬷嬷道:“这孩子怕是活不到出殿门了。”

“是个男孩呵,可惜了。”沈诗音勾了勾唇,把玩着指甲,仿佛眼前的孩子只是个玩具一般,轻飘飘道:“那便在殿中,也好叫姐姐送他最后一程。”

她话音刚落,便有宫人端了个火盆上来,摆在沈澜音面前。

沈澜音猛地一颤,这才想起来那道圣旨说的什么。

生焚。

“还给我!”眼见着那嬷嬷拎着孩子的脖子往火盆走去,沈澜音心中几乎疼得滴血,顾不得自己肚子上被剖开的大口子,便往嬷嬷身边爬去,拖出来一条血迹。

“你们不得好死!”

“砰。”

是婴孩被掼入火盆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微弱的哭声,而后什么都没有了。

大殿的门再一次阖上,沈澜音挣扎着往那火盆挪去,将里头的灰烬抱在怀中,无声地落泪,恨意滔天。

她的孩子啊。

若是有来生,她必要让那些人——

血债血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