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犹把星芒比月光

上架时间:2018-09-13

犹把星芒比月光 已完结

犹把星芒比月光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蒙奇奇 分类:都市言情

一夜之间,清冷孤傲的影后宋淼成了顾家的长孙媳妇儿。 作为昔日凤凰,宋淼素来低调,低调,生怕自己被顾御琛的粉丝切了剁了,撕成渣渣。 哪知,一个不巧,她又给红了。 某男一脸高冷:“傍上我,简直你是人生一大幸事。” 宋淼一脸懵逼:“因为你,我的粉丝数一秒掉一万,幸事个球球啊!” 话未说完,就被男人扑倒在地。 数月之后,如果如他所说,真的是一大性事,她肚子里还多了一个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空旷,死寂。

周围漆黑一片,树影在混沌的月色下犹如鬼魅。

宋淼吃力地提着长长的裙摆,赤着脚在马路上奔跑。

而身后,如狼似虎。

活了二十年,从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宋淼怎么也想不到狗屎的电视剧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未婚夫出轨,出轨对象还是当她替身演员的叶婉玲!二人甚至在订婚宴上将她打晕,给她下了药,将她绑到荒郊野外!

若不是她提前一步醒来逃跑,早已经被……

念及于此,她的脸上摸过一丝苍白。

身后,绑架她的那两个男人脚步越来越近。

她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终于在唯一亮着的路灯下,看到一辆卡宴。

灯影绰绰,车窗前,一个男人静坐在那里,半张脸埋没在阴影下,只露出一张嵌着冷意的薄唇。

他闭着眸,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救救我。”已经来不及多想,宋淼眼睛一亮,径直朝着车扑了过去。

窗外,女人一身狼狈,头发尽散,银灰色的礼服已然脏乱不堪,脚下的高跟鞋早已经不见,露出细嫩秀气的小脚。

脚趾青葱如玉珠,却因为赤足蹦跑,被磨出好几个血痕。

夜风习习,长发扬起,遮住了她半张脸,只露出那双庄重却带着妩媚的眼。

车内,被打扰的男人微微蹙眉,睁眸,目光如剑一般凌厉地射来,落在她包含希翼的眸里,薄唇轻轻地一抿,溢出一个字:

“滚。”

一个字,便要将宋淼打入十八层地狱。

宋淼被气笑了。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深吸了一口气,无视男人周身的冰冷,自作主张地打开车门,把不客气地自己塞进去了,并将车窗关上。

一进车,她就被蛮横地甩开。

“嘶。”背后撞到车门的凸起,宋淼吃痛,刚要开口,脖子便被扼住了。

“滚。”黑暗里,男人低沉地出声。

偌大的杀气朝她扑来。

宋淼拧眉,鼻尖嗅到一股血腥味。

“你……”她刚开口,声音便沉溺在男人似曾相识的眼眸里。

男人五官俊美,神雕鬼斧,整个人的气质,尤其从地狱而来的魔神,禁欲内敛。

一对黑羽般的眉宇下,是一双如漆玉的墨眸,在黑暗里透着股股的戾气。

“我……”宋淼怔住,等回神,想要为自己的行为致歉,不等开口,体内一阵一阵的热浪翻涌而至。

她下意识地咬住了唇,忍住了脱口而出的呻吟。

“我可以滚,但是能不能帮我躲过那些人?”即便是这个时候,她的声音依旧保持着沉静,一字一顿,“我是宋淼,宋淼你知道吧?要嫁进斐家,角逐影后的那个,救了我,我尽我所能回报你……”

车内拥挤,她被扼住喉咙,清晰地闻到男人指尖上传来的清冽。

冰冰凉凉,浅浅的仿佛是薄荷味,抵着她体内的火热,足以让她化身为荡妇。

她不能忍受自己的不自持,紧紧地攥紧着自己的手,让自己保持冷静。

“宋淼?”听到这两个字,顾御琛拧着她脖子的手一顿,语气里带出一丝怪异。

“是!”察觉到男人的松动,宋淼立马点头,刚要说些什么,不远处,脚步声便传了过来——

“该死,那女人跑哪里去了?”

“那里有辆车……”

那两个男人已经朝这寻了过来。

宋淼的心猛然抽紧,紧张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心里知道,一旦男人把她交到对方手里,她就再也没有挣扎的余地。

男人并没有出声,目光在她故作镇定的面容上顿了顿,随即扫向前方的驾驶座。

前方驾驶座上,司机得到示意,“咔”的一下,打开车门,下了车。

没过多久,那两个绑匪的声音戛然而止。

宋淼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绷的神经彻底松懈。

她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缩在角落里,音色沙哑:“谢谢。”

随即,带着感激,她低语:“可不可以把我送到龙腾国际?到了那里,你给我一个账号,你想要多少钱,都……”

身体越来越热,她的理智近乎要溃败。

只怕下一秒,她就会朝着他扑过去。

若是平常的女人,面对这样的高富帅,一夜情不算什么。但多年的教养让她异常的保守,更何况,她是个有未婚夫的女人。

“你觉得,我会缺钱?”话未落,她的话便被打断。

车灯未开,男人在黑暗里的目光,带着几丝讥讽。

宋淼仲怔,想起这辆车好像是全球只有5量的卡宴限量版,闭上了嘴。

能拥有这辆车的人,绝对不缺钱。

她难耐地闭上眼睛,想不出任何可以回报他的东西。

昏暗下,她衣不蔽体地缩在角落,冰肌玉骨,微露着血痕,全然不知,自己有多诱人。

男人的目光,深了深。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对我提个要求,我可以尽我所能……”她的人脉不错,如果他往后有什么需要,她或许能帮他。

她的声音渐渐粗喘,原本轻柔的声音多了几分颤抖的起伏。

语落,便感觉到男人朝着附来,那股淡淡的薄荷香夹杂着血腥味若即若离,仿佛一根弦不断地波动她的神经——

“尽你所能?女人,恐怕我想要的,你拿你的命都……”

男人的语气满是讥讽和戏谑,宋淼只觉得内心恼火。

她刚要抬头反唇相讥,却不想男人猝不及防,并未躲开。

那一瞬,两人四目相对,双唇相贴。

冰凉的唇瓣袭上,宋淼的理智彻底溃败……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