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血色剑歌

上架时间:2018-09-21

血色剑歌 已完结

血色剑歌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横戈 分类:都市异能

刘宇走了,那道黑影却留在原地。忽然探出一道黑色细丝在两具尸体上一扫,两道淡淡的黑气从尸体中升了起来,那黑气中隐约有两个扭曲的面孔,一男一女,似是两个死人的魂魄,被黑丝一吸,两张面孔扭曲的更加厉害,竟发出了若有若无的渗人惨叫。随后,两张扭曲的面孔悄然被黑丝拖进黑影当中,那黑影稍微清晰了一丝,隐约在空中组成了一道模糊的纤细人影。围观的人群不知为何竟感觉浑身发冷,莫名其妙的左右看了看,脸上都有些惊慌的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12年3月7日下午三点整。

  破旧的办公室中,一个嘴角叼着烟卷的青年盯着电脑屏幕,满脸都是那种骨灰级游戏玩家才会有的狂热与专注。

  “刘总,凯尔讯公司的经理打来电话......”前台兼秘书小姐从门口探了半张脸出来,偷偷打量着办公室上空飘荡着的浓浓的烟雾说道。

  青年猛一推键盘抬起头来,挑挑眉毛看着秘书问道:“姓王的?他说了他的报价么?怎么样?”揉揉眉心,有点头疼的想道:“那家伙是个奸商,跟他合作,简直连骨头缝里的油都会被他压榨出来。”

  这个青年叫做刘宇,一家只有五个员工的小公司的老板。他皮肤有些微黑,相貌平凡,寸许长的头发,浓眉,眼睛大而有神。自从抬起头,他脸上的表情就变成坚毅自信,刚刚玩游戏的专注狂热消失无踪。

  前台小姐露出歉意:“对不起刘总,他说来公司亲自找您,现在正在路上了。”

  刘宇一下子跳了起来,险些带翻了办公椅,走出了两步,在原地转着圈子,有些恼怒地自语道:“他要来?他要来?该死的家伙,把价格压那么低。想在我身上占便宜?没门!”

  随手抓起了外套,带着一阵风擦着秘书小姐的身体冲了出去。话语远远的传了过来:“亲爱的,替我应付他一下,我保证月底一定会给你发奖金的......”

  刘宇逃离了公司,想到不用再见那个讨厌的家伙,心情顿时一阵舒畅。驱车在马路上疾驰,想去常去的一个酒吧里打混一下午了事。到了那家叫做金色年华的大型娱乐公司,也不去麻烦泊车的服务生小弟,自行找个位置泊了车。

  下意识的摸出皮夹子看了看,生怕万一呆会钱不够付帐闹笑话。看着钱包里十几张一百的以及几块钱零钱,刘宇皱了下眉头,抽出银行卡装了钱包,快步出了地下停车场,他依稀记得停车场附近就有一台取款机的。

  远远的看见了一台壁式的取款机,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似乎取完了钱就要离开,刘宇加快脚步走过去。哪知一道人影忽然从斜地里冲了过去,把那取了钱的孕妇撞了个趔趄碰在取款机上,一手拿着刀子,一手就去抢钱。人影蒙着脸,显然是个抢劫的歹徒。

  那孕妇尖叫着,也不知是吓的很了还是怎么,竟死抓着钱不放。她抓着钱不放,顿时惹得歹徒大怒,一拳打在她肚子上,孕妇一声惨叫捂住肚子。也不知是钱对她很重要还是怎么,竟仍不松手。

  刘宇见状心中一突,猛然发力向着取款机奔去。

  “他妈的松手!要钱不要命啊!”那歹徒死命抢夺,一夺之下竟还没夺过来,顿时恼羞成怒举刀就刺!

  “住手!”刘宇大声吼叫,狂奔着跑了过去。

  那歹徒仿佛没听见一样一刀扎在了孕妇胸前,一拔之下带出一道血箭,将他身前衣服都染成红色。那血箭殷红殷红喷射出来,隔着十多米远的刘宇看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妈的混蛋!”刘宇心头怒极,那可是个孕妇啊!这家伙简直连一点人性都没有!

  歹徒硬从孕妇手中抢到了钱,却有几张飘落在地上。见钱掉在地上,他似乎又恼怒起来,又是一刀捅下,拔了刀子,那孕妇软倒在地,上身衣物瞬间就被鲜血染红。歹徒看着孕妇怒骂:“老子让你要钱不要命!”

  做完这凶残的让人发指的血腥行径,他这才弯腰捡钱,也不管钱上面染了血迹,似乎一条人命在他眼里还及不得几张死物钞票来得重要。刘宇终于冲到了近前,凭一股子血气之勇,竟不怕歹徒手里的刀子,一脚往他脸上踢去。

  歹徒虽然刚刚听见一声“住手”,但哪里会在意,仍然弯腰去捡另一张被鲜血染透沾在地上的钞票。现在这世道人心日下,见义勇为那是传说里的东西,他根本没往心里去。结果竟被刘宇一脚踢中。歹徒头部咚一下重重撞在墙上,痛叫一声,刀子掉在地上,恼怒的抬头看了刘宇一眼,嘴里咒骂着扶着墙站起。

  刘宇抽空看一眼那孕妇,只见她嘴角冒着血沫,身上伤口鲜血如同泉水般冒出,呼吸微弱的似乎随时都会断气。刘宇看得分明,那第二刀竟是捅在了孕妇高挺的肚子之上,顿时大怒,这家伙是个畜生!又一脚踢翻歹徒,歹徒闷哼一声,伸手去抓刀子,刘宇见状,迅速弯腰抓起刀子狠狠捅在了歹徒的喉咙上。

  拔了刀子,歹徒喉头咯咯发响,捂着脖子歪在地上,抽搐了一阵然后不动了。被鲜血喷了一手的刘宇只觉手上滚烫,心中一惊一凉,杀人了!手一抖刀子掉在地上,几点血珠从刀锋弹起,染红他的裤角。

  又看孕妇一眼,连忙弯腰去探她鼻息,手指在鼻尖一试顿时心中冰凉。这孕妇死了!

  附近的行人看到了这里有人行凶,立刻惊呼着报警,胆子略大的人就凑过来察看。

  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刘宇浑身冰凉,浑身激荡的热血平复下去,一闻之下差点呕吐。一道淡不可察的模糊黑影忽然从空中悄无声息的浮现。

  黑影来的蹊跷,仔细看去像是由极淡极淡的黑烟组成的一般,变幻无方间依稀是个人影,但根本看不分明真正模样。包括刘宇在内,一干人等竟一个都没有察觉。黑影出现,飘到刘宇身侧,似乎在看着他,将他脸上每一丝细节都看了个清楚。

  一阵冷风吹来,刘宇打个哆嗦,心中如一团乱麻,慌忙推开人群向地下停车场跑去。那被推了一把的围观黄上衣男人肩头立刻多出一个血手印,男人低头一看,脸色瞬间变成惨白,差点晕倒过去。

  刘宇走了,那道黑影却留在原地。忽然探出一道黑色细丝在两具尸体上一扫,两道淡淡的黑气从尸体中升了起来,那黑气中隐约有两个扭曲的面孔,一男一女,似是两个死人的魂魄,被黑丝一吸,两张面孔扭曲的更加厉害,竟发出了若有若无的渗人惨叫。随后,两张扭曲的面孔悄然被黑丝拖进黑影当中,那黑影稍微清晰了一丝,隐约在空中组成了一道模糊的纤细人影。围观的人群不知为何竟感觉浑身发冷,莫名其妙的左右看了看,脸上都有些惊慌的样子。

  那黑影闪烁了一下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到了驾车奔逃的刘宇身侧。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扭动着摆出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道似是带表着手的黑雾支住了下巴,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刘宇不动了。

  刘宇心乱如麻,惊惶惧怕的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一味的跟着车流向前开。他知道,自己虽然算是见义勇为,但毕竟是失手杀了人。坐牢是肯定的,想到要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一蹲十几二十年,浑身打个哆嗦。车头一偏,险些撞上侧前方一辆车的尾巴。

  开车转过一个路口,进入了一条通向高速路的路,刘宇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里,逃得越远越好。又向前开了一阵,只觉右手上又沾又腻,抽出纸巾用力擦去血迹,但仍觉手上透着一股浓浓血腥气,心中更加慌张忐忑起来。往前开了一段,过十字路口时红灯亮起。停了车,手有些颤抖的摸出手机,想了一下,拔通了女友汪小云的电话。

  电话里一个女声不悦地问道:“你在干什么?不知道今天说好了去看电影的吗?”

  刘宇简要的说明了状况。

  “什么!?你杀人了!?”少女在电话里惊呼出声,沉默了一会,少女冰冷地道:“咱们分手吧,你自己快逃。”随后立刻挂了电话。

  车中,刘宇呆呆的举着手机,满脸难以置信:“两年......就这样.....完了?”

  红绿灯绿灯亮起,他也不知道开车。后方汽车笛声拼命响起,终于将他从呆滞中惊醒过来。他随手将手机抛出窗外,动作僵硬的挂挡加油,脸上是浓浓的麻木与冰凉。

  后方一辆汽车将手机碾成粉碎,与手机一起粉碎的,还有刘宇的心。

  稍后,一则重大新闻在当地电视台发布:“一孕妇取款时被歹徒行抢,身中两刀至死。目击者称一青年见义勇为失手杀死歹徒,目前正在潜逃。警方呼吁该青年投案自首争取从轻处理,并派遣人手追辑,本台将进行追踪报导。”

  三个月后。

  Z国境内,天空晴朗的南方,一处普通工业区中的步行街边上,一处卖书的地摊后面,一个短发平凡的的青年正茫然的坐在一个凳子上,看着大街上来往的人流。

  这个青年,正是一路辗转逃亡到南方数月之久的刘宇。与数月前相比,他的身上多了一股沉重木然的气息,坚毅的眼神当中也无法避免的多出了一种心灰的丧气。他见义勇为,虽说是失手杀了人,但相识两年的女友竟为此毫不犹的与他分手,对他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而那孕妇竟也没有被救回来,一尸两命,想起这点就让他心里难过之极。

  虽然逃了出来,而且到现在还没有被警察发现,但这种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过着也着实让人不好受。看着街道上穿行的带着笑容的人群,刘宇叹息了一声。

  那道黑影仍然形影不离的在坐在他身侧,突然向着天空看了看,随后不感兴趣的低下了头,靠在了刘宇的肩头,随后,那黑影似乎就那么睡着了。黑影似乎没有丝毫的重量,对于它刘宇依然毫无所觉。

  突然,北半球的天空中,骤然亮起无比炽烈的光芒,下一秒,天空中出现让无数人一生难忘的奇景,天空中出现了一大一小两颗太阳。在这一瞬间,尽管某些地区天空中有厚厚的云层遮掩,但所有人都察觉天空骤然亮了一下。整个北半球,某些晴朗无云的地区的人们则是直接看到了那颗突然出现的无比耀眼的“太阳”。两颗骄阳在天,无数人茫然抬头仰望天空。

  发呆间,刘宇只觉天地间骤然一亮,似是一道闪电掠过天空,却又怪异的没有任何雷声传来。他不由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见原本浅蓝色的天空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淡白色。他神色忽然一滞,怔怔地看着遥远天空,只见那太阳边上竟又出现了一颗明亮光点,似是又一颗小小的太阳。但随即,那炽白的光亮如一轮烈日越变越大,亮度却越来越低,直至所有光亮缓缓消散,天空中独余一颗太阳。

  大街上涌动的人流停滞,纷纷抬起头来,许多开车的人都下了车抬头向天空望去,众人一脸茫然的议论纷纷,嗡嗡的交谈声响起,让大街上更显噪杂。

  仰望许久,刘宇似乎看到天上极高处出现了一大片拖着细微火光的小黑点从天上掉了下来。要不是他视力好而且那东西数量极多,还真难以发现。

  “什么东西?陨石?”刘宇瞪大双眼,刷的一下站了起来。那黑影随着刘宇起身差点摔在地上,毫无重量的飘了起来,看看刘宇,又看看天,摇了摇头。

  淡淡的黑红火光消失,那群密布大片天空黑点很快就穿过了大气层,仿佛流星般从天空坠落而下,后面则拖着一条条数百近千米长的黑色尾迹。远远望去,像是一颗正在下坠的不祥的扫帚星。看下坠的角度,似乎有一部分正要砸在刘宇所在的大街上。

  从天上掉落下来的“扫帚星”速度惊人,不过三五秒的时间,天空中隐隐传来了动人心魄的空气振动的尖啸,如同数十架战斗机贴着头顶飞过。再过一瞬,那声音更大的有如雷鸣,震的人耳鼓生疼。刘宇暗叫不妙,仰着脸一步步向后退去,几步就退到了街边一处商店的墙角下贴墙而立。那黑影亦步亦趋不离半步。刘宇双手撑住了墙壁,眼看着那群陨石之似的东西离地面越来越近。

  大街上众人也看出了不对,突然有一个四川口音的女孩惊声尖叫了一句什么,众人听得半真不明,但天上有东西掉下来却都看到了,此刻,那声音已经响成了一片,仿佛一大片惊雷在头顶上空响起。

  大街上行人齐齐发一声喊,也不管东南西北一窝蜂的往前就跑。大街上乱成一锅粥,汽车汽笛乱鸣,人们有的跑进路边商店,有的顺着大街向远处猛冲,更有几人不小心被人群挤倒在地,但也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不顾身上被踩了几脚,敏捷如羚羊般飞快地从地上跳起跟着人流向远处跑去。

  短短几秒,这段大街为之一清,人们跑得慢了也跑出了二十多米开外。

  “到处乱跑,恐怕被砸中的机率更大。”刘宇心里想着,眼看着跟不上众人逃跑,也不打算跑了,只是急退几步紧紧贴紧了墙壁,又看好了进商店内部的门户。而他附近的几个摆地摊的早已跑的没影儿了。

  刘宇心中不由暗骂:“一群混蛋,刚才还在跟我称兄道弟来着,现在跑路居然都不叫我一声。”他心中报怨,却定定的看着天空,心里甚至预感这死水一般的让人茫然绝望的生活终于会多出一点乐趣了。

  咻~~~空气被撕裂的尖啸让人心神动摇,那密密麻麻的黑点远看是连成一片,但落下来分散的距离却极远。待距离更近,刹那间刘宇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那拖着黑烟的哪是陨石?分明是一块块暗红发黑大小不一的金属块。那暗红色显然是和空气高速摸擦发热所导致。

  天上卫星爆炸了?刘宇心中一动,他正在猜测,一块体积两米多的巨大金属块最先落地,砸在停在马路斜对面二十多米外的一辆轿车上。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如同被一巨大的颗炮弹击中,汽车像成用纸扎成的一样被压扁、变形,随后一下震颤,整个被砸进水泥混凝土的地面,那地面瞬间碎裂出一个四五米大小的坑洞。

  与此同时,临街的商铺玻璃啪啪都被震的粉碎。那辆车整个被砸的深陷入坚硬地柏油路面,在原地留下一个大洞。三两秒后,似乎汽油被引爆,一团大火球突然如火山喷发般从坑洞中喷上半空。无数碎片横飞,火焰爆裂升腾,简直如末日一般。

  碎石四射,远远近近的打在附近的建筑物上。啪啦啦声响中一条条粗大裂缝爬满路面,一条分外粗大的裂缝蔓延而来,恰好从刘宇腿间穿过。刘宇只觉烈风袭来,呼吸骤然一窒,心脏似乎都要跳了出来,身后整个墙壁更是摇晃了一下,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所幸那裂缝就此而止。

  还没跑远的众人匆忙看了一眼,又惊叫着拼命跑向远处,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刺鼻的烧焦味一股股传入鼻端,炽热地冲击波扑面而来,刘宇被呛的几乎无法呼吸,左边脸颊骤然一痛,心知是被碎石擦到脸了,但只觉脚下地震般乱摇不止,紧贴在墙上不敢稍动,只是半眯着眼紧紧地盯着天上金属块坠落的轨迹。

  那块碎片擦过刘宇的脸,带上了一丝血迹,直直的射穿了黑影。随后斜斜的撞在墙壁上,上面那丝极淡的血迹消失无踪。

  那黑影突然清晰了两分,可以看到那是一个被淡黑雾气包裹的绝美古装少女。她近乎欢呼着带着欢快的笑容扑到了刘宇近前,淡青长裙飘飞间,小心地探出一根纤长苍白的手指,轻轻的在刘宇脸上的伤口中沾染了一丝鲜血,眯着眼睛将染血的手指含入了口中。随后,她的身影突然一亮,就这样消失在了空中。对这一切,刘宇依然毫无所觉。

  刘宇目光看去,嘭!一块体积稍小的金属块携着一道尖啸坠落,在天空留下一道粗大如黑烟囱般的黑色轨迹线,撞掉了三十多米开外一幢临街三层小楼的一角,随后掉落在坚硬的地面上,嗵一声砸出一深坑又弹跳起来砸进街边一家超市的玻璃墙内,一时撞毁货架无数。超市中冒出滚滚浓烟,不出两秒,一道火光从超市中猛亮起,那金属疙瘩显然温度极高,引燃了超市的货物。

  轰隆隆的大响有如重炮轰击,不时从远处传来,似是有楼房被砸塌。

  刘宇双目微眯着看向天空,额头见汗,但脸上表情平静,不知不觉中竟带着一种看透生死的淡然。只听头顶天空啸声不断,除却这两块金属块之外,其余的均掉落在这条街道之外,但都不离这片区域。天空中一道道数百米长的笔直黑色尾迹“烟柱”遍布眼前一大片天空,如同一张立体的黑色死亡大网。

  轰隆巨响连接不断,大地震动,房屋动摇,如同战争时的重炮轰击;破碎的大楼,残破的地面,燃烧的车辆,尖叫逃窜的人类,又如同世界末日陡然降临,残酷的死亡气息瞬间笼罩下来。

  说来缓慢,也就眨眼之间,天上便再无“流星”出现,刘宇脸上淡然消失,忽然喘了一口大气,腿上一软,贴着墙避瘫倒在地,再也没了半分力气。

  刘宇坐在地上,心脏呯呯乱跳,好半天缓不过劲来,茫然的看着熊熊燃烧的汽车发愣了老半天。过了一阵子,颤抖着摸出手机打通火警前来救火,随后连同急救电话也打了。这一处偏僻的工业区处在一大片山区之中,那从天而降的死亡金属块大多坠进附近山中。眼前似乎没什么伤亡,但附近就不知道有没有了。

  手机塞回口袋,刘宇颤抖着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抽了一根哆嗦着放进嘴里,放下烟盒,又摸出火机,连打了四五下才打着火,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慢慢吐出烟雾,这才慢慢平静下来。伸手摸一下脸颊,手上一凉,只见满手是血,血腥味扑鼻而来。心头一紧,连忙轻轻摸去,发现虽然流了不少血,但伤口不大,这才放下心来。

  “哈德门,幸运之门。”刘宇看着地上的烟盒,不觉想道。他抽的香烟,正是十分便宜的“哈德门”,传说中能带来幸运的烟草。

  茫然的看着眼前狼藉一片,刘宇又坐了一会儿,这才觉心跳平复,慢慢的回过神来。忽觉眼前一花又一物从天而降,登时吓的跳了起来,香烟从嘴中掉落,在衣服上燎起一缕青烟掉落在地上。

  啪,一声不大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东西正正掉在书摊子上。刘宇抬头看看黑烟密布的天空再没有东西再掉下来,上前两步看去,突然间,那摆了一地的书本子骤然燃烧起来,火苗窜起半米多高。

  刘宇骇了一跳,连忙退后,看见自已的家当被烧了,连忙又跑到旁边卖水果的摊子上抱了那泡着几块菠萝的水罐子,用力一沷,哗一下全沷在了书摊上,几块菠萝满地乱滚起来。大火骤然被浇灭,嗤啦一声水汽弥漫,火是灭了,但大部分书都在短短几秒内都烧的面目全非。

  这异变来的诡异,刘宇瞠目结舌,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那盒掉在地上的哈德门。

  眼角余光突然看到那烧的几乎成了黑炭般的书摊里有着一点金属的反光,刘宇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也不顾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连忙扭头细看,可那金属反光夹在烧焦的书页当中看不清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