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本妃有特殊的宅斗技巧

上架时间:2018-08-30

本妃有特殊的宅斗技巧 已完结

本妃有特殊的宅斗技巧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橘子果冻 分类:穿越架空

蒙老天爷赐福,中书令嫡长女宋玉华不仅有了一根金手指,还有了一位痴心绝对的优质追求者。 可是有一天她悲催的发现,什么优质追求者,明明是前世的渣男丈夫,什么金手指,明明是重生大神给这个渣男提供的追妻大杀器。简而言之就是腹黑渣男重生追老婆洗白白的甜虐故事。甜的是女主,虐的是渣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周朝会昌二十一年二月的某一天,当朝中书令宋归鸿大人的嫡长女宋玉华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个神奇的技能,自此她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京城的春天总是来的格外的突然,明明前几日的北风还吹得人瑟瑟发抖,可转眼间就树发新芽,枝萌花苞。

已经换上轻薄襦裙的香儿伏在自家主子--中书令大人的嫡长女宋玉华的闺房门口轻唤了一声,“姑娘?姑娘?”

没有得到回应后,香儿示意身后端着毛巾温水等盥洗用具的在原地等候,方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

她嗅着阵阵甜香轻轻将房中几层锦帐珠帘卷起,来到宋玉华床前,掀起繁花玉色锦帐,床上的侧身而卧的美人正是宋玉华,她将红绫被裹得严严实实,乌发散于枕畔,还睡得安稳,香儿轻轻推了推宋玉华的肩膀,“姑娘,姑娘。”

“我的天爷,姑娘睡着的样子可真好看,小脸白里透红,睫毛长长的,嘴巴---”

清晨伊始,似睡非睡的宋玉华听到这滔滔不绝的夸赞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猛地睁开眼睛,丫鬟香儿正站在她床头准备将锦帐挂起来,见她醒过来,抿出颊边的一对酒窝笑道:“姑娘醒来了?”

她狐疑的打量了香儿几眼,还是那副羞怯文静的样子,怎么也不像能说出一车皮闲话的人。

“什么时辰了?”宋玉华任由香儿扶着坐起身来,“姑娘刚睡醒的样子好可爱,眼睛迷蒙蒙的,像是小孩子一样,无辜又迷惘,好想让人亲一口,哎呀,好害羞---”

听到香儿细弱的声音痴汉自己,宋玉华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忍不住挥开香儿的手臂,“香儿,你今天怎么了?话这么多?”

香儿无措的站在一边,脸上尽是惶惑的表情,“奴婢--奴婢没说话呀。”

宋玉华没好气的想道,你没讲话,难不成刚才说话的是鬼啊,“秀儿呢?”

她话音刚落,眉眼明艳的秀儿已经捧着一叠衣服进来内室,“姑娘醒了?”她的声音清脆透亮,和她人一样爽利,宋玉华平日里很是看重她。

“方才徐嬷嬷过来传话,夫人让姑娘去她那里用早膳。”秀儿一面说一面伺候宋玉华穿衣。

宋玉华杏眼一亮,“娘亲那里肯定备下了我爱吃的奶香糯米卷。”她弯了弯唇角,“那就不穿这件暗花流云裙了,娘亲向来喜欢我穿的鲜亮一些,香儿,你去把那条浅绿的蝴蝶裙拿过来。”

秀儿捧着流云裙的手顿了顿,笑应了一声,把裙子放在一旁,“姑娘,我先给您梳头吧。”

宋玉华点点头,扶着秀儿的手正要站起来,却像摸到烫手的山芋一样把秀儿甩开,她听到了秀儿在说话,话里的恶毒气息都要溢了出来。

“真是难伺候,去见亲娘而已,又不是去勾男人,这么讲究做什么?怪不得李嬷嬷说你是个不安分的狐狸精,把王家表少爷勾的神魂颠倒---”

“秀儿,你疯魔了不成?”听到这样的谩骂,宋玉华怎么能忍得住,“嘴里在不干不净的胡沁什么?”她呵斥道。

外间的香儿听见声音,忙掀帘进来,“姑娘,怎么了?”

宋玉华皱着眉伸出青葱手指点了点秀儿,“你问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我平日待你们脸色好看些,就越发的不知尊卑了。”

香儿见宋玉华动了真怒,忙上前陪笑道:“姑娘,秀儿姐姐有错,您交给徐嬷嬷处置就是了,何苦生了恼,伤您自己的身子。”说着抚了抚宋玉华的后背。

“姑娘生气起来也好漂亮,眼睛就像红玛瑙一样亮亮的发光---”

在香儿靠近她之后,宋玉华再一次听见了香儿的痴汉言论,这让她心里涌上一个猜想,她拨开香儿的手,再试着倾耳相听,什么都听不到。

她猛地攥住香儿的手,一双美目定定的盯住香儿的嘴,“妈呀,姑娘竟然拉着我的手,姑娘的手好嫩好滑,而且还很暖。姑娘还盯着我看,妈呀,我好害羞,好害羞---”

果然和宋玉华预想的一样,香儿的嘴巴紧闭着,脸上现出些惊惑之色,耳根已经泛起红色。宋玉华能确定方才那些话并不是腹语,那就是她能通过肢体接触听到别人的心声?

为了验证她的猜想,她又伸手碰了碰像是低头认错一般一声不吭的秀儿,“这个臭丫头一大早就不让人安生,没头没脑的骂人,等你嫁给王家表少爷,到时候就要你好看---”她骂骂咧咧的语气突然又转而得意洋洋起来,“老夫人已经答应我,等你嫁过去,就让表少爷纳我做姨娘,我长这么好看,表少爷一定会非常宠爱我的。”

宋玉华看着内心戏如此之多的秀儿,不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大姐,你这么自恋,你家里人知道吗?

宋归鸿身居高位,又深受皇帝宠信,作为中书令大人最宠爱的女儿,十四岁的宋玉华有琴瑟和谐的双亲,年少有为对她宠爱有加的兄长,还有得天独厚的美貌,简直就是老天爷的宠儿。

而这位老天爷的宠儿此刻的心里却不怎么平静,一瞬间她想起城外道观里神神叨叨的小道士、和她祖母来往甚密的老尼姑,他们都说什么有来历之人必定有些神通。照这么说,我宋玉华也是有来历的人呐。

她素来心宽,也不去想怎么就突然有了神通,只顾为自己的新技能而新奇不已,在去往父母所居翠瑶苑的一路上,不停伸出爪子来和来往的丫鬟仆妇进行肢体接触,来试验她的新技能,直到坐到餐桌前,她脑袋里还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心里话。

“大任哥今天多看了我两眼,是不是因为我换了一个新珠花?”

“小北那个贱蹄子今天又睡过头了,害的我一个人扫院子,哎呀,累的我腰酸背痛的。”

“夫人小厨房又做奶香糯米卷了,我一会偷偷拿两个藏在袖子里,反正大姑娘胃口小,吃不了多少。我家小宝儿最爱吃这个了。”

…………

大胆,竟敢觊觎本姑娘的奶香糯米卷,宋玉华盯着玛瑙缠丝碟子看了半天,果然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玉白色的糯米卷侧面有一个小小的缺口。

宋夫人见女儿微扁着嫣红小嘴,气鼓鼓的盯着桌上的各色吃食,又是奇怪又是好笑,“这是怎么了?可是哪一道点心做的不合你心意了?”

宋玉华指着桌上的糯米卷,眨着水汪汪的杏眼控诉道:“娘啊,我的糯米卷少了两个。”

宋玉华又大又亮的杏眼遗传自母亲宋夫人,只是宋夫人的眼尾上挑,更显妩媚,她美目一眯,朝立在一旁的徐嬷嬷言道:“不用问,定是宝福家的。”

徐嬷嬷素来严厉,此刻更是板着一张脸,“老奴这就去革她半年米粮。”说着便朝外走去。

宋玉华星星眼望着宋夫人,“娘,你好厉害啊,一下子就能猜到是谁?”

“这有什么难猜,”宋夫人不以为意的笑笑,“徐嬷嬷平日待人严厉,翠瑶苑里的丫鬟仆妇素来规矩的很,只有宝福家的,她是你祖母身边罗嬷嬷的儿媳妇,家里还有一个千宠万宠的小儿子,听说比起一般人家的小少爷都不遑多让,所以是她跑不了。”

宋玉华正想伸出禄山之爪来抱抱女神母亲的胳膊,顺便听听女神的心声时,院子里传来了吵嚷声,“我要见夫人,让我见夫人。”

“夫人没空见你,回去做你的事去。”宋玉华在屋内听到徐嬷嬷冷冷的呵斥声。

“衙门老爷断案还讲究个证据,怎么就平白无故断我的米粮,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儿?”声音里尽是愤愤不平之意,宋玉华记得就是这个声音嘀咕着要偷拿她的糯米卷。

“都是死人不成?快拦住她,难不成想让他冲撞了夫人和姑娘?”

院子里突然传来徐嬷嬷惊慌到有些尖刻的声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