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鬼命

上架时间:2018-12-27

鬼命 已完结

鬼命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那年匆匆 分类:悬疑灵异

有一种人,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出生那天身体被烙上了一个奇怪的印记,有人说那是来自地狱的印记,后来有法力高深者谓之曰鬼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奇,你电话响了”

旁边的胖子皱着眉头看着我说道。我有点麻木的拿出手机,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天总觉的有点心不在焉,手机响了竟然都没听见。

电话是父亲打来的!

平时经常跟家里通话,赶在上班时间家里来电话还真是头一遭。不免好奇接起了电话。

“喂,小奇……”

父亲的声音有点哑,让我全身的神经都为之一紧!联想到这几天注意力不集中,难道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喂?爸,怎么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在加速,或者说过度的紧张让我的头皮都有点发痒。

“小奇,你爷爷他……没了。”

我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有些偷停,大脑一片空白。

这就是我这几天不安的原因吗?父亲话语的吞吞吐吐让我摸到了一丝端倪,但是当他提到爷爷的时候我的心仍旧像是被人狠狠的攥了一下般疼痛难忍。

我自幼便黏着爷爷,虽然工作比较累,但是不时便会打回电话,三天前还在通话,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挂掉了电话,胖子直接走到我身边。可能是发现我的脸色不对,收起了平时的贱笑,憨声问道:

“咋了?脸色这么白呢,是不是生病了?”

我摇了摇头,感觉嗓子有点难受,就像有火在烤灼一般。应付了几声便朝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顾不上工资与否的问题了,请了长假。

捏着火车票的双手有点颤抖的厉害,就连呼吸都变的很是急促。直到列车员喊了几声后我才跌跌撞撞的赶往湖南的火车。

我家在万湖岛的巨大湖泊大岛中的一个村子,说起来名字倒是挺吓人的,叫鬼头村。

虽然不知道名字的由来,但是出来工作两三年的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那就是比其他的村子多了一些繁琐的礼仪、多了一些很特殊的忌讳……

万湖岛位于湖南三省交叉处,又是岛屿,只能先到湖南,在转车去万湖岛码头。

一路上我的心情很难平复,爷爷的死讯就像是魔音一样缭绕在我的耳边,让我无时无刻不想早点回去。

下了火车的第一时间我便箭步冲了出去,随便抓了一个出租车便赶到万湖岛码头。只是到了万湖岛码头时头疼的问题并没有迎刃而解,反而越发的多了起来!

我在万湖岛码头等了足足三个多小时,竟然一艘船都没有见到!本就焦急无比,如今又这般个情形。

额头上出满了汗水,迎着烈日的烘烤却平添了几分焦虑。

我的手机这个时候忽然响了起来,全身心的投入到船上,好久才听见手机声,我接起父亲打来的电话。

“喂,小齐,你爷爷已经下葬了。你不用回来了。”

父亲的话语中虽然还有些沙哑,但是跟之前吞吞吐吐时完全不一样!仿佛多了几分紧张或者是焦虑……

父亲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孝顺,爷爷有病的话肯定是第一时间想要见到我。但是父亲打来电话的时候就是爷爷的死讯。

而这短短五个小时的时间父亲又不让我回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爷爷不是才没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下葬了?”

虽然我不是人老成精,但从小长在封闭的小村子,就没听说过哪家老人死了会当天出殡的!

父亲沉默了一下,道了一声‘不用回来了’就挂断了电话!

我咬着牙,恨不得将手机都扔进水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整个人烦躁至极。

看着夜幕降至我的眉头皱的更紧,死死的攥着拳头。平日里这条水路每隔两个小时最少会有一条船迎来送往的,但是今天真是见了鬼了!

坐在石头上打开背包,啃了块面包充充饥。满脑子都是小时候爷爷哼着小调背着我的情景。

深夜时分,惨白的月光终于还是照了下来,映在水中说不出凄美。好像在诉说内心的惦念。

我远眺而去时,湖中一艘破旧的小船正在向着码头的位置缓慢的蠕动着。我心里一喜,险些乐的跳起来。

看着船只越来越近,我直接扔掉了剩下的半块面包,就要上前。

就在我的心思都放在船上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有点不耐烦的回头看着抓我的人。

有点焦急的看着那人,生怕这么会儿的功夫那船夫划船回去。

来人是个五大三粗的胖子,看着起码有一米七五左右,而且看起来体重也相差不是很多。

一身运动服紧绷绷的包裹着全身,看着很不协调。那人大约四十多岁,脸上的皱纹不是很多,此时却皱着眉头道:

“小兄弟,这船不能上”

我心里不免好笑,但是回乡心切没工夫理会他。瞥了一眼便朝着船的位置摆了摆手,生怕船夫跑掉。

回头时看着那个中年人礼貌的微笑了一下。

“大叔,我家里有事儿,着急回家,咱们改天在聊”

那大叔满脸的郑重,只是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打开的意思。

“小兄弟,这船是鬼船,不是人上的”

我心里嗤笑,但是却不好多说什么,万一是个神经病还不耽搁了我回家。看着那大叔无奈的笑了笑,转身上了船。

船夫带着个破了沿儿的斗笠,有点让我琢磨不透,白天遮阳,晚上这是图个什么?但是看着有点发黑的天儿,应该是怕下雨吧……

灰白色的月光穿过乌云,照在船夫的脸上,惨白骇人,有点像是发白的死鱼让人直欲作呕。自嘲的笑笑,看来真让那个神经病的大叔吓到了。

当下便朝着船夫又望了过去,因为我发现这船让他划的特稳,稳的出奇!

本来我这个人吧晕船晕的厉害,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外两三年了很少回家的最主要原因。但是今天竟然一点晕船的迹象都没有。

我越看这个人的时候就越觉得眼熟,好像是见过,难道是村子里的人?

好久之后我才缓开皱着已久眉头,心里不由一乐。我说看着怎么会眼熟,我家里有他的照片!他是我一远房表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