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太阴黑莲经

上架时间:2018-11-22

太阴黑莲经 已完结

太阴黑莲经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一骑绝尘 分类:玄幻仙侠

人有人法,天有天规,人法失衡则会凶杀四起,暴徒肆虐,而天道失衡,则会阴阳混乱妖魔纷显。 大庆国军神长子苏北,他是镇守南疆的虎威少将,庇佑一方百姓,现在,他以重塑天道为己任,誓护天下太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帝都不比南疆,这里是争名逐利的地方,少不了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少主虽然志不在权势,但是,身处在这大染缸之中,想要洁身自好,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大庆国帝都,繁华的街道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而马车中,一发须花白的老者,正语重心长的看着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

少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只是脸色略显苍白,正是大庆国第一军神苏战天的长子……苏北!

提起苏北,帝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他是大庆国第一军神苏战天的大公子,也是公认的军神传人,但是,关于他的长相,在帝都却像是一个谜。

苏北出生南疆,自幼生长在南疆,十七年来,从未返回过帝都,纵然苏战天在休战时回帝都小住,他也未曾跟着回来过,所以,帝都中只有他的传说,至于他到底是何等模样,却是无人知晓。

苏北缓缓捻动手指,他抬头看了一眼老者,淡笑道;“福伯放心,父亲在我来时叮嘱过,朝中的权势争斗,我是不会插手的,此行,只为养病。”

有了苏北的保证,李福安心不少,但是听到养病二字,他脸上又是一阵无奈。

半年前,天道失衡,天地阴阳混乱,一处阴窟突然出现在南疆,吞噬了苏北当时的住宅。

连同下人和守卫,一共四十八人被无底阴窟吞噬,幸运的是,三天后,苏北活着走了出来,而不幸的是,阴窟之行,使得他体内多了一股无法祛除的阴邪力量,这股力量汇聚在他的胸前,不仅阻塞了他的经脉,更是在每日夜间准时爆发,每次爆发,就会壮大一分,阴阳失调下,他体质急转虚弱。

半年前,苏北是只差一步便能晋升先天境界,能在敌军之中三进三出的虎威少将,而半年后,他连马匹的颠簸都已经无法承受,现在,更是饱受每日爆发的阴气折磨。

其中的痛苦……。

每当想到这里,李福甚至希望,苏北不如在半年前死在阴窟之中,他现在活着简直太遭罪了,因为李福曾经是个修道之人,所以他深知这种阴气爆发的痛苦,说是扒皮抽筋都不为过,相比起来,死亡简直是享受。

忽然,一声娇喝传进马车之中;“混账东西,竟然敢挡本大小姐的道,简直是瞎了你的狗眼!给我打!”

“慢着,我们是……啊!”

车夫的惨叫声突然响起,马车随之胡乱摆动,李福凝眉道;“少主,老奴出去看看。”随后便敞开马车上的门帘,钻了出去。

苏北凝眉,顺势看向车外,只见在自己的马车之前,三匹高头大马挡着,中间枣红色的骏马之上,是一个身穿大红的女子,女子长相倒算的上美艳,但,却是一副嚣张跋扈,高人一等的面孔。

突然,女子猛的甩出手中的马鞭,直奔地上的车夫,口中咒骂道;“打死你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敢挡本小姐的道,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鞭子在空中发出呼啸之声,与女子挥舞手臂的动作完美契合,刚猛毒辣。

看着这一幕,苏北不禁的眯了一下眼睛,炼骨境?

修炼之道,一为锻体境,二为炼骨境,三为真元境,四为灵元境,五为气海境,六为人丹境,七为纵魂境,八为灵婴境,九为合体境……。

其中,锻体,炼骨和真元境,是后天境界,从灵元境开始,便是先天境界,也是凡人界和修道界的分水岭,一旦晋升为先天境界后,便是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可以求仙问道。

女子看长相不过十五左右,如此年纪却是炼骨境,若非是出身世家,肯定天赋异禀。

鞭声呼啸,苏北毫不怀疑这一鞭的威力,但是脸上却无任何担心,因为李福已经下去了。

李福虽然年事已高,但毕竟是灵元境,赶在鞭子落下之前,他一步上前,一把抓住车夫的肩膀,直接将其拉了回来。

“啪!”

粗大的牛皮鞭子落空,直接在地上留下一道白皙的痕迹。

女人一击落空,双眉倒立,似乎被触了逆鳞,厉声道;“混账东西,竟然敢躲?我看你们这两个贱民简直是找死,给我往死里打!”

女人这句话一出,两个魁梧的大汉直扑而来,刚欲动手,突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慢着!”

淡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两个大汉一愣,苏北已经走了出来。

李福连忙搀扶,待到将其扶下马车之后,这才拿出一件厚厚的黑色大氅,披在了他的身上。

苏北紧了紧身上的黑色大氅,看向女人道;“这位姑娘,我们主仆三人初到帝都,若是有什么地方冲撞,我在这里陪个不是,还请姑娘能宽宏大量,行个方便。”

女人冷冷的看着苏北,双目上下打量,随后嗤笑道;“想让本姑奶奶宽宏大量?好!”

一个好字,女人再度扬起手中的鞭子,鞭声呼啸,直奔苏北面门。

呼啸的声音,比之刚才更为刺耳。

苏北冷冷的看着这直奔自己面门的一鞭,脸色微沉,就在这鞭子要抽到他的脸上之时,突然,一只看似软弱无力的手掌出现,随后轻轻一扫,直击鞭子头部,让其瞬间转向,与他擦肩而过。

“啪!”

粗大的鞭子落在苏北身体一侧,地上再次出现了一道白皙的痕迹,女人一愣,不禁的眯起了眼睛,她紧紧的盯着苏北那只看似孱弱的手掌,不敢相信,这样的一只手掌,竟然能化解自己如此刚猛的一击?

肯定是刚才打偏了!

想到这,女人猛的甩手,直接将鞭子收回,就在她要挥出第三鞭的时候,苏北沉声道;“姑娘!”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其中蕴含的威严味道十足,让女人不自禁的停下了动作。

苏北道;“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没有什么损失,我也已经赔礼道歉了,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咄咄逼人?”女人冷笑,“笑话,你也不在帝都打听打听,冲撞了我苏念念的后果是什么,想让我放你们一马?也行!留下你那只手掌,我就当今天这事没有发生过,不然,哼!”

一声冷哼,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苏北静静的看着女人,他微皱了一下额头道;“苏念念?莫非,姑娘是军神府的四小姐?”

“呵,看来也不是孤陋寡闻的村野山夫,你赶紧自断手掌吧!”苏念念傲娇的抬起了脑袋。

“哎呀,误会……。”李福刚要开口,却被苏北拦住。

苏北喃喃道;“家风原来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看来,确实需要整治了。”

“你说什么?”苏念念猛的眯起了眼睛。

苏北不答,看向李福道;“福伯,我不想耽搁时间,让豹子头来接我。”

“这……。”李福脸色一阵迟疑,最终从怀中拿出一枚响箭,然后扔向了天空。

“啾……!”

李福使用的响箭,乃是军中特用,声音嘹亮,穿透性极强,不少听到这响箭声音之人,纷纷前来围观,片刻就将苏北等人围的水泄不通。

苏念念一脸凝重的看着苏北,此时她才意识到,这辆坐在破旧马车中的男子,身份或许不普通,不过,一想自己乃是大庆国第一军神之女,又放下了心,不普通又如何?谁敢不给自己面子?

“叫人?好,姑奶奶我等着,我看你能叫来什么人,我告诉你,今天你的手掌,姑奶奶我要定了!”苏念念恶狠狠的看着苏北,一脸狠毒。

苏北不禁的皱了一下额头;“你小,可以口无遮拦,但是以后我不想再听到这种嚣张跋扈的声音,不然,我不会像今天这么仁慈。”

苏念念一愣,还没等她明白苏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突然听到了轰轰的脚步声,随后便看到一队穿着印有苏字铠甲的侍卫挤进了人群。

这,这不是苏家亲卫军吗?

苏念念一脸惊讶,由于苏战天常年镇守南疆,有时甚至两年到三年才回家一次,所以他留下了一百亲卫军,皆是身经百战的真元境强者,以防自己不在帝都之时,家中出现什么变故。

但是,苏家亲卫军并不是苏家侍卫,他们寻常的时候根本不理会苏家发生的事情,只有在苏家有重大危险的时候才会出手,而且,亲卫军由苏战天曾经的亲信李广统管,只听他一个人的话,其余,谁说话也不好使。

没想到苏家亲卫军会突然出现,更没想到是李广亲自带人。

看到这,苏念念连忙下马,恶人先告状道;“李叔,您来的太是时候了,这三个不长眼的家伙,平白无故挡住侄女的去路,还辱骂我们苏家,简直太可恶了,李叔,您可一定要为侄女做主啊!”

李广身材魁梧,双眼冷峻,一身铁血萧杀气息,一看就是出身军旅,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苏念念,然后两步上前,单膝跪在苏北面前,道;“属下李广,恭迎少将回家,未能远迎,还请少将赎罪!”

李福连忙上前,将李广扶起道;“少主身子不适,我就代劳了。”

李广凝眉道;“还没好吗?”

李福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苏北淡笑的看着李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你这家伙,倒是比以前胖了不少啊。”

李广一脸嘿笑;“帝都不比南疆,兄弟们吃的饱活动的少,想不发福也有点难。”

苏念念一脸呆滞的看着和李广说笑在一起的苏北,感觉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少将?

莫非眼前这个人,是从出生之后就一直生活在南疆,一十七年间,从未踏足过帝都的苏家大少爷苏北?

肯定是了,不然,李广怎么可能称呼他少将?

苏念念怔怔的看着苏北,突然感觉呼吸一阵急促,她没有忘记自己刚才是如何的嚣张跋扈,甚至是如何的扬言要留下他一只手掌,现在看来……。

想到这,苏念念连忙上前;“念念愚钝,刚才未能认出长兄,还请长兄责罚!”

苏北看向苏念念,不禁的摇了摇头;“你我兄妹,虽然同父异母,但是毕竟有血缘关系,初次见面,我以为会和睦。”

苏念念脑袋低的更深;“念念错了,不该冲撞兄长。”

苏北摇了摇头;“你错不在冲撞我,这是小事,父亲在我来的时候专门叮嘱,让我好好的整顿一下家风,看来确不是随口说说,你今日的骄横跋扈,让我十分不满,今日之事,我稍作惩戒,若是再有下次,定然不饶你,李广!”

“属下在!”李广抱拳低喝,声音如同闷雷。

“将念念和她的两个随从拖回去,每人二十军棍!”

二十军棍?

苏念念猛的抬头看向苏北,一脸不敢置信;“你敢打我?父亲都没有打过我,你敢打我?”

苏北静静的看着苏念念,道;“父亲是父亲,我是我,我不止这次打你,若是我知道你以后再如此的嚣张跋扈,将会加倍惩罚,带下去!”

随着苏北的这句话,一队亲卫军走出,直接架住苏念念和她的两个随从,拖出了人群。

“苏北,你个混蛋,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我杀了你!”

突然听到这句话,苏北眼中猛的闪过一道寒光;“吩咐下去,打完之后接着掌嘴二十,然后给我囚禁半个月,让她好好的清醒清醒,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属下明白,少将,请上车,接下来的路,属下亲自护送!”

苏北点了点头,这才在李福的搀扶下,重新登上马车。

马车在亲卫军的护卫下,缓缓驶出人群,待到离开之后,人群就像是炸开了锅。

“我的天,他就是苏北?简直是太霸气了!”

“太帅了,简直太有男人味了。”

“看起来不像啊,传闻中的苏北,不是能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勇武少年吗?可是他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病秧子啊。”

“……。”

军神传人,苏家大公子苏北一十七年来第一次回帝都的消息,就像是一股飓风,横扫整个帝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