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束手就情:前妻不二嫁

上架时间:2018-11-22

束手就情:前妻不二嫁 已完结

束手就情:前妻不二嫁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顾阿书 分类:总裁豪门

七年相知相伴终究抵不过一场阴谋,一纸婚书,一张契约,她被当做用来挽救家族利益的工具送给容琛,被迫嫁入豪门,日日夜夜忍受着羞辱和折磨,明明对她恨之入骨,却为何每次都在她最危险的时候出现。明明相思入骨,却为何还要满身利刺的将对方刺得鲜血淋漓。 他步步紧逼,她步步沦陷,本以为容琛对自己终究有情,却不知那温柔的背后是一杯致命的毒药。 时来孕转,林深深以为自己怀上了容琛的孩子就可以再次回到最初,那人却是一把桎梏着她的下巴,逼着让她打胎。 她被迫逃离,他却在紧要关头一把将她推下地狱,却只听见容琛无情的对她说:“林深深,容夫人这个位置你坐的舒服么?记住,这是你欠她的!” 一纸离婚协议书终于落下,再次回归,她已经是豪门财阀顾晟的未婚妻,强势回归,素手纤纤,那人却将她逼至:“林深深,你今生只能是我容琛的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冰冷的雨不停地下着,天空像是一张在哭泣着的脸,又像是在可怜着谁。

林深深就那样光着脚走在冰冷的地上,九月的天气了,已经有了凉意,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湿了,黏淋淋的贴在她的身上,无比的狼狈。

林深深苍白着一张小脸站在容家的大门口,古旧的铁门缓缓打开,发出吱呀的声音,就像是打在她的心脏上。

从里面走出两个撑着黑色雨伞的仆人,神清冷漠的看着她。

林深深松了一口气,终于到容家了,只要到了这里,就会温暖一些吧。

林深深坚定了神色,也不顾满身的狼狈,直直的走进容家的大门,她是容家的媳妇,容琛唯一合法妻子!

终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林深深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男人愤怒讥讽的声音传来:“林深深,你果真还有脸进我容家的大门!”

林深深脸色一白,消瘦的身子狠狠一颤,细微的疼痛传遍整个心脏,渐渐的蔓延在她的四肢百骸。

林深深张了张嘴叫到:“容琛,我”

“你是不是特别的开心,如愿的嫁给我了?!也如愿的坐上了容太太这个位置?!”

还不等林深深说完,容琛就已经出声打断林深深的话,容琛一把掐住她精致白皙的下巴,嗜血发疯的目光狠狠地瞪着林深深,让林深深后背陡然升起一抹发麻的凉意。

“对不起容琛,我不是故意的!”

她卑微的解释着,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身上还是那件早就已经被雨水湿的衣服,那么的冷贴在她的身上,冷的彻骨。

“不是有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可以害死阿墨!不是故意的你就可以无情的将阿墨推下悬崖然后苟且偷生吗!”

容琛痛苦的闭上双眼,仿佛眼前又出现了阿墨死的那一刻,带着无止境的绝望和黑暗将她推向绝望的深渊!

容琛抬眸,眼底一片嗜血的怒意,他疯狂的怒吼着:“林深深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为什么要害死阿墨!你为什么要害死她!为什么!如果不是你,阿墨又怎么会死!如果不是你,阿墨现在肯定活的好好地!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她!”

他疯狂的怒吼着,死死的瞪着她,容琛痛苦的想,如果自己没有爱上这个女人该有多好啊!

如果他没有爱上这个女人,阿墨就不会死,她也就没有机会害死阿墨!

阿墨是他唯一的妹妹,是容家唯一一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他那么珍惜他的阿墨,却偏偏被她害死!

那种疯狂的恨已经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明明那么恨她,他明明是他的仇人,为什么,为什么她偏偏是他爱的人!

容琛痛苦,痛苦明明是仇人,为何还要爱上她!

那种深入骨髓的恨几乎让容琛恨不得毁了这个女人!

林深深睁大了双眼,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对她的凌迟,那种感觉,简直让人痛不欲生!

五年了,他果然还是那么恨她!

她想去解释。可是她听着容琛怨恨的话,所有的解释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明明不是她害死阿墨的,明明是有人推了她一把,所有阿墨才会摔下去的不是吗?

为什么没有人信她,为什么要这样!

一行清泪顺着她苍白的小脸落下,直直的打在容琛的手背上,那么烫,烫的容琛的心都止不住的疼!

他看着他流泪,忽然心里泛起里一丝心疼,可是又想到这个女人是害死他妹妹的人,心里仅存的心疼瞬间又被愤怒和怨恨冲了上来。

容琛狠狠一把将人拉进怀里,带着无止境的恨意,火热的唇凶狠的贴在她的唇上,她的唇很冷,冷的刺骨。

狠狠地撕咬着,血腥味弥漫在唇齿间,林深深拼死反抗,滚烫的眼泪顺着脸庞滑落。

“不要容琛,不要”

林深深哭着喊着想要逃离,她想过自己嫁给这个男人究竟会受到多大的屈辱,也想过会受到多大的折磨,可是林深深从未想过容琛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

容琛突然一把推开她,提着她的衣领就将林深深扔在床上,就像是随手扔垃圾一般。

林深深拼命的嘶吼着,那人却不管不顾,火热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脸上,肩上,脖子上。

林深深根本就无法抗拒,她想要推开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容琛恨这个女人,可是也爱惨了这个女人。

他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说:“林深深,你不是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想嫁给我吗,既然嫁给了我今天你就要履行你妻子的责任,记住,林深深,这是你欠她的!”

林深深,这是你欠她的!你欠她的!

如同一把锋利的钢刀一样,没有丝毫感情的将她的心脏刺的的鲜血淋漓!

容琛,是暮城剁一跺脚全城都会震动的男人,嫁给他,是全城未婚女人的梦想,却也是她的噩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人的踪影,只是隐约还有一点温度,想来应该是离开不久。

林深深面前起身,浑身酸痛,看到自己露在外面的肌肤,一片青於,全身都是昨夜留下欢,爱留下的痕迹。

林深深用力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逼回眼泪,眼眶红红的。

掀开被子,看着洁白的被单上面刺眼的红,林深深不仅嘲讽一笑。

没想到自己嫁给容琛整整一年了,直到昨天,她才正式的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林深深深吸一口气,怕什么,不过只是失了身而已,再说她又不恨他,权当做就是被狗咬了一口罢了。

擦了擦微红的眼睛,林深深忍着下,体的酸痛起了床。

突然响起了爷爷,林深深答应过那个垂暮的老人,每天早上都会去看他的。

李深深下了楼,直接去了厨房。

爷爷是整个容家唯一对她好的人,当年若不是因为爷爷,她怎么也不可能会嫁给容琛。

她知道容琛恨她,可是只要能够就在他的身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林深深去厨房的时候,正好有几个做饭阿姨在做饭,看到林深深进来,一脸的厌恶。

忍不住出口讽刺说:“哟,太太怎么又来厨房了,是不是又想了什么法子去讨好老太爷?”

说完还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深深不想去理会这些人,成天都是吃饱了撑的。

脚林深深不理她们,只自个儿做着饭,大抵是觉得自讨没趣儿,也就作罢了。

林深深端着木质托盘,她做了一点清粥和几个小菜。

容家很大,容琛的爷爷就住在后面的闲庭里,林深深去的时候,老太爷正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在那里打太极。

“爷爷,该吃完饭啦!”

林深深扬起笑脸喊到,容安南听见林深深的声音立马就停下了动作,转过身来高兴的看着林深深。

“深深,你来啦!”

“嗯,我给你熬了一点粥,还有几个小菜,你胃不好,不能吃太过于油腻的东西。”

林深深认真的说,这个老人对她很好,虽然她是一契约的形式嫁给了容琛,这一切也是爷爷的注意,可是她还是很感激他。

“深深啊,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每天早上都给我做饭,这些事情让下人做就好了。”

容安南一脸慈祥的看着林深深说。

林深深不以为意,只是让粥自然冷却后亲自喂他吃。

爷爷身体不好,自己能够亲自照顾总是好的。

陪着容安南吃完了早餐,又和老人闲聊了一会儿,正想离开,容安南看着林深深突然说:“深深,昨天,容琛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林深深眸子一闪说:“没有的事,爷爷你想多了,容琛对我很好。”

“深深,你不要骗我,爷爷虽然老了,但是事情看的通透,你不要怕,有爷爷在,爷爷替你做主。”

容安南拍着自己的胸膛保证,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孙媳妇儿,如果不是因为五年前的事情,她和容琛,该是多美好的一对儿啊。

林深深鼻子一酸,昨天是阿墨忌日,他将她带到阿墨的坟前让她赎罪。

却扔下她一个人回来,路上下起了大雨,她被妹妹派来的人殴打,一路狼狈的走了回来。

心里的委屈,痛苦和屈辱,只能一个人往肚子里吞。

林深深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事的爷爷,容琛对我真的很好,他没有欺负我,您就不用担心了。”

“那就好,深深丫头啊,你可一定要记住咯,容琛要是欺负你啊,你就告诉我,我一定帮你教训他!”

“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心吧,没事儿的!”

从爷爷的后院出来,端着托盘砰的一下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容琛神情冷漠的看着她,眼里闪烁着阴翳的光芒,嗜血冷酷。

“怎么,去找爷爷告状了?”容琛讥肖的看着林深深,满眼都是鄙夷。

林深深心里一痛,果然,她在他的心里就是这么的不堪么。

猜你喜欢